三千青丝~青丝红衣

那啥最近脑洞不够,找轨道中

重生的爱还来得及吗

啦啦啦啦啦啦我来更文了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       公主,天全权发生巨变,天权威将军造反。暗卫道。派出一些死士跟我去救执明。钟离浅羲道。
       王上天全权聚变执明国主出逃下落未明。方夜道。确定确定是出逃。慕容黎道。派人把摇光通往天权的路,每一条都仔仔细细的找。
        在逃亡的路上。一支箭射中了子煜。执明把子煜放在暗处安顿好,出来时遇见了追兵。在追兵的追杀下,执明摔了一跤。一只箭射伤了执明的手臂,执明带着君王的傲气向前走,又一支箭飞来,眼看就要射中执明,这是一把剑大落了它。
         哟,那来的如此标志的小娘们啊,这件事与你无关,你让开。对面将领轻浮道。我若是不然让呢又如何。钟离浅羲道。这战场上刀剑无眼的若是伤了你本将军我可是要心疼的。对面将领道。是吗,今日我便让你死无全尸。说着便拿出了玉笛。旁边的暗卫汗颜道,完了公主发飙了,你会死的很惨。只听笛声响起,不知从那冒出的虫子钻进他们的体内让他们滚落下马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执明哥哥上马,钟离浅羲道。子煜,快去救子煜,执明在马上着急到。执明哥哥放心子煜我已派死士去救了。钟离浅羲道。当慕容黎赶到时,映入眼帘的是一具具姿势诡异半肉半血半白骨的尸体。看得着实让人慎得慌。
    紫惑国
           执明哥哥放心,子煜哥哥他并无大碍。钟离浅羲道。你要是不放心我去把王兄找来。钟离浅羲道。羲儿,我听冷魅说你今日跟死士出去搭救古人可有受伤。不闻人先闻声。当执明看见艮墨池出来的那一刻特别惊讶。艮墨池不是死了吗。执明道。艮墨池确实已死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钟离浅墨。钟离浅墨道。那你当初为何陷害阿黎。执明兴师问罪道。执明哥哥,此言差矣,南宿太师未死何来陷害一说。在说是南宿太师先找的我皇兄,当皇兄知道太师的计划时变向我要了假死药,这要吃下去。不过片刻便会断气与死人无意。况且在第六日我便派暗卫去南宿把我的子条放在了御书房里。告诉他,第七日开太师棺死人活之。在说了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。钟离浅羲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将军,我们派出去追杀执明的人全都死了而且死相凄惨。士兵甲道。是慕容黎的人吗?威将军道。不是是别的人,慕容黎到是执明就被人给救走了。士兵甲道。
         茅草屋内,先生,据探子来报,慕容黎并未救道执明,执明被另外一群人救走了。骆铭道。是吗,看来是越来越还玩了,仲坤仪道。前几日开阳王佐奕来信说,他并未救走艮师弟他去时艮师弟就已经不见了。骆铭道。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
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  求轻喷求轻拍

重生的爱还来得及吗

啦啦啦啦啦啦我来更文了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      皇兄你就不好奇为和这个国家叫紫惑国。少女用手支着说。这个我起初也很好奇,不知妹妹你可否为我解惑男子调笑道。皇兄既然已问我必然解答 不过这答案不是说是让皇兄你去找哦,女子调皮道。
       一只灵蝶谐讯而来。皇兄我出去一趟。女子用手支着灵蝶。男子点头。用灵蝶叫我出来所谓何事。女子用冰冷的语气到。公主您派死士出去打探各国的消息已有回音。一位女子恭敬到。女子看了手中的信件  行了,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!
        落叶秋风微凉,带着一丝丝的凄凉就像一个人的心竟一样。皇兄,我带你去找答案不过这晚上冷风刺骨,我给你拿件披风,我们就走女子道。
        女子携着一位男子走到了一个地方,映入眼帘的事周围的花上有着许多紫色的萤火虫,在飞舞着在嬉戏玩闹煞是好看。皇兄,答案就在这里哦女子调皮到。原来这就是紫惑国的由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皇兄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呢?女子乖巧的问道。喜欢上一个人,就是是他所思有他只有帮他分担。男子的目光看向远方,仿佛着在思索着什么。皇兄,这就像夜晚中的月亮一样,月亮很耀眼,旁边的星星也一样,耀眼。皇兄,是喜欢上了月亮。女子悠长的说道。是啊,他是月亮在我心中照亮远方道路的光。男子忧伤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 皇兄,我一直不敢问你和南宿王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知道,如果我要派人去查,肯定能查到,可是我不想去查。   女子道。这是为何?男子疑问。因为我查出来的事情肯定没有皇兄心中所想,所经历的那样。那还不如不查,我怕我要是派人去查了,我就会杀了他。钟离浅羲道。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終于写出来了。
卖个萌要是写的不好求轻拍求轻喷谢谢

重生的爱还来的及吗

我是一个可爱的小新萌我需要爱护写的不好求轻拍谢谢
先放一章试试水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    玉衡故道的尽头有一河,河流的尽头是一片森林哪里瘴气和薄雾环绕。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。不过那里有一个传说。
    传说那里是鲛人的后代住在哪里,她们守护着鲛人祖先给她们的东西一个是鲛人琴一个是鲛珠。神秘的传说总是令人向往。
     桃林八百里深处有一屋。八百里桃林围屋绕。一阵琴声想起,空中飘着一缕茶香。
     庭下一对男女对面而坐。男的一袭赫红色带金丝边眼角下有颗泪痣显得妖而不媚,女的一袭红衣一头青丝垂挂而下眉间有一个彼岸花显得相得益彰。
    皇兄,我的琴艺如何。少女问道。妹妹你进来琴艺是越来越好了快胜过你皇兄我了。男子到。皇兄夸人的功夫是越来越好妹妹我甘拜下风。女子调笑道。你啊,弹了这么久的琴不渴不累吗。男子到。当然渴当然累了,不过皇兄的茶艺是越来越好了,小妹我能喝到真是三生有信。女子喝完到。你这鬼灵精真拿你没办法。男子宠溺道。皇兄宠的谁敢有异。女子俏皮道。
      入夜,虽然还未入秋,这山中的风却是刺骨寒凉。皇兄你身子未愈就不要吹风了小心着凉。女子拿着披风披在男子身上到。
     所以太师的事真的是你做的也是你嫁祸给的阿黎。毓骁道。皇上微臣这么做全是为了您和南宿啊。身穿赫红色衣服的男子跪下到。有你这样心肠歹毒之人本王我消受不起。毓骁道。来人把他拉下去八十一钉我要他钉钉见血。毓骁。皇上皇上皇上微臣这么做真的是为了您和南宿啊。
      皇兄皇兄皇兄你醒一醒啊。钟离浅羲着急到。妹妹我无事你回去睡吧。钟离浅墨道。皇兄,你是不是又梦见他了。钟离浅羲小心翼翼的问道。梦到又怎样我在他心里永远都比不上慕容黎,后来我想明白了,放手才是爱。钟离浅墨道。皇兄你还有我还有紫惑国的子民。钟离浅羲道。
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若有雷同是你抄袭我的买个萌
    
    

咋办手养想尝试一下骁艮

(琅琊榜)唯一,永爱

第四章
        靖王府,刚才在门口多谢你帮我解围还有袒护之情。萧景琰道。殿下,你我本事夫妻,不必谈谢。任千露道。想必你们还有事要商议那我不便打扰。任千露道。灵儿,陪我去趟小厨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景琰回来怎么沒赶上进宫的日子呢?静嫔道。娘娘,五日后便是朔日。小新道。还要五天啊。静嫔道。娘娘,忍耐些吧,靖王殿下一向孝顺道了日子,殿下定会进宫向娘娘您请安的。小新道。小新。娘娘有何吩咐。给景琰的榛子酥早就做好了吧,让人给景琰送过去。静嫔道。娘娘,适才靖王妃来向您请安,见您不在便在门口给您磕了个头。宫女甲道。千露这孩子有心了,景琰娶了她真是有福气。静嫔道。
        靖王府,议事厅。恕我打扰你们一下,你们谈论了这么久,又是风尘仆仆赶回来的,想必饿了吧,我做了一些点心,还望你们不嫌弃。灵儿叫人端上来吧。任千露道。如此,末将们多谢王妃。列战英道。
         入夜,晚风伴着一丝丝的凉意。一位女子站在窗户旁。小姐,你穿的这么少小心着凉。心儿道。哪有这么娇贵。任千露道。现在是什么时辰了。任千露道。小姐快要三更天了。心儿道。这么晚了,殿下还在议事吗?任千露道。是的小姐,小姐你是在等姑爷吗?心儿道。算了,我疺了,我想休息了,你也下去睡吧,任千露道。刚想熄灯时,有人敲响了房门。殿下你怎么来了。我来自家王妃这也要通报么。萧景琰道。怎会,殿下累了吧。露儿,我还是喜欢你像小时候一样叫我景琰哥哥。萧景琰道。

(琅琊榜)唯一,永爱

第三章进宫解围争辩
   灵儿,今天是不是景琰回来的日子了,任千露道。小姐,算算日子,确定是今日,灵儿道。灵儿把我刚做好的点心带上陪我进宫。是,小姐。
    皇宫内,母亲去那里了,任千露道。回王妃,娘娘去太医院了。帮我把这个给母亲,告诉她我来过了。任千露道。
     陛下,靖王妃在殿外求见。快让她进来。是。
     臣媳拜见父皇,任千露道。千露,免礼,快起来吧。
谢父皇。任千露道。千露,你这次进宫又带什么好吃的来了。回父皇,这次我带了几样小点心,还请父皇品尝。任千露道。陛下,太子殿下和誉王在殿外求见。快宣。儿臣拜见父皇。太子和誉王道。免礼。谢父皇。弟妹也在啊,誉王道。誉王兄好,太子殿下好。你们进宫是有什么事吗?回父皇,儿臣刚得了一样东西特来请父皇鉴赏。太子道。父皇你看,这书虽出自民间,但这书法刚劲有力,太子道。启禀陛下靖王求见。没看见父皇在忙着吗?让他等着,太子道。
      靖王殿下,由于你没有皇上玉赐的腰牌是不能进去的,我已经派人去禀报了待卫道。
       灵儿,跟我去接景琰,任千露道。参见王妃。这是腰牌,人我带走了,任千露道。参见王妃。列战英道。怎么是你,萧景琰道。走,跟我进去。人任千露道。
        你去告诉陛下,他什么时候,召见靖王,我就什么时候给他做果酥。任千露道。
       陛下,靖王和靖王妃在外候着呢。高湛道。千露,什么时候在外的,怎么没人禀报。还不快宣。皇上道。
       儿臣,拜见父皇,这是战报。萧景琰道。臣媳拜见父皇。任千露道。千露,快快免礼,赐坐。皇上道。景琰,你这风尘圃圃,有失殿仪,这成何体统,你心里可有父皇,太子道。召书上写着三日内归,所以儿臣快马加鞭,未及回府梳洗。萧景琰道。本太子在,问你话,你还狡辩,太子道。太子殿下,你这是什么意思,召书上确实写的是三日归,景琰没有在狡辩,希望太子殿下不要颠倒黑白。任千露道。吵什么吵。景琰你退下不吧。

(琅琊榜)唯一,永爱

第二章麒麟才子,得之可得天下

    小姐,你可知道麒麟才子,灵儿道。这件事闹的满城风雨我启会不知。任千露道。小姐,你最近总是忧心冲冲所谓何事啊?灵儿道。林殊哥哥,你还是来了。任千露无奈道。
      江佐河内,快点,快点,马上就到江佐盟的境内了,在他们身后有好几条大船在追捕他们,船上的男子拔出剑:“再快点。”
       在这时一阵笛声响起,停船。双刹帮的帮主道。我们不小心误入了江佐盟的境界,还请见谅。双刹帮主道。双刹帮本就在江佐盟翼畔之处,双刹帮主亲临,苏某怎么不来迎接呢,梅长苏道。一个身影拿着披风向梅长苏飞来给梅长苏披上披风。如果你们是私人恩怨江佐盟愿意做中间人协调,如果是杀人的买卖那就请你三思了。梅长苏道。他们是庆国公的家奴,我们抓自家的家奴怎么了。飞流把刚才说话的人扔进了河里。江佐河水寒冷,我看在二月开春之前,兄弟们就不要接活了。梅长苏道。双刹帮离开后。回家,飞流道。好,就听你的,梅长苏道。
       琅琊阁内,你真的要跟萧景睿那二个贵公子去金邻,蔺少阁主道。万事总有个开端。你不要每次把完脉都是这副表情。梅长苏道。说吧需要多久。二年。啍,二年,你带十个大夫去吧。那,给你这个,在心力焦脆时服一颗,蔺少阁主道。有你在,顶的上十个大夫。飞流,你苏哥哥要丢下你去金陵了,你陪我去南楚玩玩怎么样,蔺少阁主道。不要,我要去。飞流从房上顶上挂下来道。去那里。金陵。
         在进金陵城时,霓凰郡主跟萧景睿他们切搓了一帆。
          皇宫内,就在这,开放比武台,前十名进入文试。皇上道。这就是陛下文试的结果。霓凰道。朕会为你选出前三甲。皇上道。陛下我想改一下方式,前十名和我比武。霓凰郡主道。霓凰,你的武功可是上过琅琊高手榜的,谁能敌的过你。当我遇到名定之人时,不管他武功高低,霓凰会自败。霓凰郡主道。

(琅琊榜)唯一,永爱

第一章穿越
  我是来自现代的一缕孤魂,因差阳错的进入了一个人的身体,再进入她的身体之后,她的记忆全部都在我的脑海中飘荡,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人生。
   在她的脑海中,我知道了这具身体从小到大的全部记忆,也知道了她的身份。
     她是罗刹宫的小姐也是靖王的王妃。她的父亲曾经出力帮助梁王夺得天下,梁王和她的父亲是知交,梁王登上帝为后为了拉拢她的父亲便提出结亲的方法,让他众多儿子中的一位娶他的女儿为王妃。
     这具身体主人的父亲不愿她涉入党争,不愿他的女儿成为棋子,便把她嫁给了靖王。
     那年一代贤王祈王还在,炽焰军还在,林殊还在。
      可惜好景不长,祈王谋逆,炽艳军犯上做乱。
     一夜之间一代贤王和赫赫威名的帅府从此消声匿迹,众人提起这件是都逼之不及唯恐惹祸上身。
     就这样,靖王被连发配在外,从此消宠。皇上念及她是友人之女又有强大的背景不与其连。
     就这样,好几年过去了。
     灵儿,算算日子,他该回来了吧。
     小姐放心,我们的人在路上盯着呐呢。灵儿陪我进宫去看看静妃娘娘。
     皇宫,千露拜见母亲。任千露道。好孩子快起来吧,静妃道。谢母亲 。
     皇上,任小姐进宫了,在静嫔娘娘那呢,高湛道。
嗯,朕知道了,千露这孩子,让她嫁给景琰委屈她了。皇上道。